席,席姓,席氏,席家,www,china-xi.com - Powered by Discuz!
推荐阅读
查看: 2384|回复: 0

席恒雄:整理傳唱百年的祁家延西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0

帖子

214748万

积分

首席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47483647
发表于 2017-2-3 11: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跟著岳父學唱
    祁家延西是一部土族民間敘事長詩,從明朝至今已傳頌數百年了。互助縣文化館館長劉應軍介紹說:“祁家延西目前流傳的版本就有六個,故事主線都一樣,主要講述明朝天啟年間,以互助地區的十一世祁秉忠土司為首的土族將士忠貞愛國,為了維護明王朝的統一和安寧而捨身忘家,東征西討的英雄事蹟。最初祁家延西的故事多源於前線參戰歸來的土族將士的親身經歷。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形成了這種帶有曲調、唱詞的民間文學形式,它少則三百行,多則三千行。”

    席恒雄,祁家延西最具代表性的傳承人。他不僅得到了上一代傳承人的真傳,還在原有唱詞和曲調的基礎上,加了一部分唱詞,並調整了曲調。使它更符合容易被現在的人接受,由此發揚了祁家延西。席恒雄說:“我從1989年起跟我岳父學習至今已有27年了,我小時候很早就聽父親和朋友們在一起聚會時,唱一唱‘花兒’、民間小調等。從那時起我便對唱曲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一位前輩在唱祁家延西,那輕快的曲調,渾厚的長音深深地吸引了我。我便向他學了幾句祁家延西的唱詞。當時經濟條件拮据,有時甚至連買紙的錢都沒有,為了記錄新學的祁家延西的唱詞,我便撿了一些供銷社用來包紅糖的牛皮紙,將唱詞抄在上面。後來,父親得知我在學唱祁家延西時,並沒有反對,而是把我寫的唱詞留了下來。在一天的物理課中,我正聚精會神地看著我新抄的歌詞,老師發現我沒有認真聽講,便上前將我手中的唱詞一把奪過去,直接扔進爐子裡了,火苗瞬間吞噬了整本唱詞。雖然我辛苦抄寫的唱詞沒有了,但這並沒有打垮我學下去的信心。直到1989年,我和妻子結婚後,才開始跟岳父系統地學唱祁家延西,通常是他唱一句我記一句,那時候,周邊唱祁家延西的人非常多,所以我不僅跟岳父學,還記錄別人的唱詞。”

   燒錄光碟教年輕人


    如今席恒雄將祁家延西燒錄成光碟,送給了跟他學唱的年輕人,很多人都認為,祁家延西曲調優美動聽、唱詞背後的故事情節離奇生動,並且具有互助縣的本土文化。席恒雄介紹道,他的一個徒弟是本地農家樂的老闆,他覺得自從學唱祁家延西後,有時還能跟外地來的客人唱上幾句,很多外地人對互助的本土文化非常感興趣,長此以來,農家樂的生意更好了。

    人們學習祁家延西的另一個原因便是對祁家延西背後所講述的故事有著濃厚的興趣。“祁家延西唱詞共分寄榜、點兵、出征、罹難、殉身、回師互助、弔孝七部分,裡面有些故事是很有意思的。其中的一段講到了,祁秉忠剿匪是在敵強我弱、力量懸殊的不利條件下進行的,為了嚇退敵人,他先讓士兵撿來野馬糞,倒進河流上游,淌進洛陽城裡邊,叛軍誤以為祁家軍的數量巨大,便將守洛陽城的週邊部隊全部撒到城裡邊。然後祁延西用三千三百六十只‘加拉角’(山羊)上掛上紅燈籠,另三千三百六十人手持銅鑼,夜裡鼓噪而進,嚇得據守洛陽的叛軍連夜逃遁,祁家軍大獲全勝,光復洛陽城。”席恒雄說著說著動情地唱了起來……

     有誰會想到,那個曾趕著羊兒行走在溝溝叉叉,聽著“花兒”長大的貧寒少年,有一天會在國家大劇院放聲高唱土族“花兒”。他就是我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土族“花兒”和土族敘事長詩《祁家延西》的傳承人——席恒雄。


  席恒雄在丹麻“花兒”會會場


  席恒雄在山間放歌
    艱難中成長的花兒把式

  如今,走在互助土族自治縣的街巷間,一說席恒雄這個名字,大家都會豎起大拇指,會說他是了不起的土族“花兒”唱把式。

  席恒雄出生在互助縣東山鄉一個偏僻的山村——寺兒村。他的爺爺是一名民間傳唱藝人,土族人把這些民間歌手叫做“道且”。當席恒雄呀呀學語時,爺爺就背著他參加農村裡婚嫁喜宴,聆聽老人們說唱土族讚歌、宴席曲,還帶他參加“花兒”會。東山鄉大羊圈村每年都會舉辦“四月八”“花兒”會,愛好“花兒”演唱的爺爺年年都會參加。

  在爺爺的薰陶感染下,席恒雄深深地愛上了土族“花兒”和土族傳統歌謠演唱。少年時跟隨村裡人去放羊,鄉民們邊放牧邊唱“花兒”,潛移默化中,天生一副好嗓子的席恒雄漸漸對“花兒”唱詞和曲調有了一定的把握,哼唱“花兒”也就成了他的一種愛好。

  八歲時,席恒雄被送到寺兒小學讀書,到了四五年級,他偷偷把自己學到的“花兒”記錄下來,很多字不會寫只能用符號來表示。當時家境貧寒,多買一本作業本都有困難,於是他每天放學後到供銷社去收集廢棄的包裝紙。十多天后,他終於湊夠了裝訂一個小冊子的包裝紙,於是在上面記錄已學到的“花兒”唱詞。

  好嗓子是本錢,興趣愛好是動力。席恒雄在學習“花兒”演唱技巧的同時,記錄了大量傳統“花兒”唱詞。

  20世紀80年代初,席恒雄初中畢業走上工作崗位,憑著對“花兒”演唱的熱愛,1980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縣文工團,專職演唱“花兒”,開始了演唱土族“花兒”的藝術生涯。從此以後,他不斷地提高自己的“花兒”演唱技藝,專門研究土族“花兒”《尕三妹令》《尕聯手玲》《好“花兒”令》《梁梁上浪來》《楊柳姐令》等的演唱方法。

  《祁家延西》是土族民間文學中的長篇敘事詩,記載了土族歷史上第十一代祁土司祁延西不顧年邁體衰,毅然率領子弟抗擊敵侵,英勇獻身的事蹟,歌頌了土族的民族英雄,表現了土族人民深明大義,維護國家統一的大無畏精神。《祁家延西》整詩節奏整齊,旋律有力,基調沉鬱悲壯,呈現了土族農耕生活的廣闊畫卷,反映出土族人民的民族精神與獨特的審美情趣,富有濃郁的地域風格和民族特色,具有較高的思想、文學和藝術價值,是研究明末清初土族的社會狀況及其歷史沿革的重要參考資料。

  由於土族沒有文字,《祁家延西》只能代代口頭相傳。而隨著老藝人的過世,瞭解這部長篇敘事詩的人已越來越少,瀕臨失傳。席恒雄開始著力于《祁家延西》的搶救和保護工作,從民間挖掘、搜集和整理出了獨有的版本。



  席恒雄正在上課
培養土族民間文化接班人

  作為土族“花兒”和土族敘事長詩《祁家延西》的省級傳承人,席恒雄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花在了培養土族民間文化接班人的工作上,現在互助縣年輕的一代“花兒”演唱人才雙胞胎姐妹“雙虎妹”、楊海春、謝成武等一大批“花兒”演唱傳承者都是席恒雄的高徒。他在縣文化館和丹麻鎮、東溝鄉等地,用多種形式舉辦土族“花兒”培訓班,有二三百人接受過他的輔導。

  土族傳統歌謠的傳承後繼乏人,席恒雄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發現有演唱天賦的青年人便會主動上門指導,想方設法激發這些人的民族自尊心,鼓勵他們以傳承自己民族的傳統文化,他先後帶出了索得元、席恒慶、東守林等一批土族傳統歌謠的繼承者,他們和席恒雄一起用歌聲傳承土族民間文化,現在索得元也成了《祁家延西》的省級傳承人。

  從2013年初開始,每週五席恒雄會給兩個培訓班上課,每個班學員54人,一個是土族傳統“花兒”傳承班,一個是土族《祁家延西》演唱傳承班。他同時每週給文化館老年合唱團專門教土語“花兒”。除此之外,席恒雄還搜集整理了大量土族“花兒”和傳統歌謠,準備出版《土族“花兒”專輯》《土族傳統宴席曲》等書籍和光碟。

  席恒雄在國家大劇院演唱土族“花兒”
走進國家大劇院

  自從進入互助縣文化館工作,席恒雄主要從事土族“花兒”演唱。他曾先後參加了青海省“山河杯”歌手大賽、西部五省區“花兒”歌手大賽、甘肅天祝“青苗節”“花兒”邀請賽、甘肅永登“紅棗兒”“花兒”邀請賽以及青海省電視臺舉辦的“新千蟲草杯”“花兒”大賽等,榮獲“好唱家”等多項榮譽稱號。

  2008年,席恒雄申報成功土族“花兒”省級傳承人;2011年,申報成功土族敘事長詩《祁家延西》省級傳承人。

  走進席恒雄的工作室裡,除了一些樂器、歌碟,更引人注目的是掛在牆上的獎狀,擺在書櫃裡的榮譽證書、獎盃。

  說到這些榮譽,席恒雄最自豪的是2008年10月他走進國家大劇院,參加北京國際民歌博覽音樂周,在那裡給世界級的藝術大師們演唱土族“花兒”。

  昔日的放羊娃,三十年前站在家鄉的塄坎上羞澀地學唱著土族“花兒”,三十年後他站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上,把自己民族的傳統文化展示給了世界人民,他是自豪的,也是應該驕傲的。
 
    縣文化館辦班,席恒雄授課
    如今,互助縣文化館為了更好地保護祁家延西,一方面整理了很多資料,將幾代傳承人辛苦搜集的唱詞匯總成冊,並保存了傳承人唱的祁家延西的錄音資料。與此同時,縣文化館還組織了祁家延西的培訓班,席恒雄傾其多年的經驗教授學員。席恒雄說:“祁家延西作為省級非遺項目每年會撥一部分經費,這些經費如今都被用作傳承,越來越多的人通過縣宣傳欄、網路等形式瞭解到這一民間文學形式。”

    席恒雄說:“今後,我還要在唱祁家延西時加入一部分場景,把錄影的顯示效果調得更好。”閒暇之日、茶餘飯後,我們仍能看到土族老人在互相對唱祁家延西,也許它會以新的方式繼續傳承下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